她顾家、他花心,一切皆因《自私的基因》?

她顾家、他花心,一切皆因《自私的基因》?

查理蒙格曾说过,跨领域的阅读、各学科分析事物架构的掌握,是促使人们接近真理本质的不二法门。《自私的基因》这本书是查理蒙格书单中的推荐品,也确确实实符合他上述的择书标準,透过理解书中想传达的生物学框,能够帮助人更清楚地认识生物界的存在;本书是在探讨动物行为学的入门科普书,主要的目的是想扭转大家一般的观点,将分析物种的单位从常见的「群体」、「个体」转变成「基因」。

作者认为所有物种,从病毒、细菌、昆虫到我们脊椎动物甚至是人类,都只是「基因」这种複製者用来增加生存机率的「求生机器」;「基因」透过各种自私的本质,间接驱使我们这些「机器」增加自身的存活率并透过生殖将「基因」一代代的传下去。书中对生物种种「自私」、「利他」甚至是看似不合理的行为均有精彩绝伦的推衍;甚至连两性战争、亲子博弈与寄生、共生等议题,都能用生物学「基因」为基础的分析观点,给出漂亮的解释。

为什幺作者认为「基因」都应该是自私的?假设同一物种间,所有的个体均有牺牲奉献精神,接着其中有一突变为自私的个体,可想而知,自私的个体可以透过佔其他同伴的便宜,大量获得生存资源繁衍自己的后代。

举例来说,拥有「自私基因」的个体,在同伴无私分享食物给群体时,会毫无节制地大快朵颐,完全不留给其他人足够的食物;久而久之,拥有「自私基因」的个体会因为获得较多生存资源、剥夺其他同伴的资源,而使其基因在物种间大量遍布。久而久之,自私的基因就会大量传播而污染了原本纯洁无私的物种,使整个群体中都充斥着自私的个体。

这本书我认为最精彩的章节,在于用基因解释「两性战争」的部分。作者提到,两性提供配子(精子和卵子)时,因卵子的形体较精子大,而在食物贮存方面的贡献又远超过精子,所以雌性在子代身上的投资远超过雄性(精子几乎对食物、能量贮存毫无贡献),造成先天上的不平衡。

若子代发育失败、死亡,因为母亲所提供的投资大于父亲,因此母亲的损失较大,这样的演化结果,造成雌性会倾向于花费较多的心力确保子代安心地长大;而雄性则倾向选择「多多益善」的策略。由于其先天投资少而佔便宜,会使雄性最佳的策略为「打带跑」,散播完精子后即「自私」的将照顾工作丢给雌性。

在生物繁衍的终极目的上,由于我们都是「基因」的奴隶,因此不论性别,每个个体都倾向于要「最大化」自己的基因繁衍。两性中,雌性靠质取胜;雄性则是重量不重质。

这样生殖循环上的不平等投资,也令两性在彼此的「竞合策略」中,演化出许多相对制衡的求偶手段。举例来说,雌性为什幺会有漫长的交往与複杂的仪式?因为只有靠长期交往的关係,才能检视出雄性中有忠诚与顾家徵兆者;若不透过长时间的考验,难保不会出现「在交配完后老公即掉头走人」的情况,留下雌性需要额外花更多精力,自己默默的将子代含辛茹苦拉拔长大。

对于我这种自从高中毕业后就很少接触生物学的人来说,这本书无疑开阔了我许多的视野。更甚者,能够做出更多的延伸联想与反思,简单归纳如下所述:

最后,虽然本书在「两性战争」的章节里,纯粹只是以「基因」的观点来阐述为何雌性容易受雄性剥夺的生物演化上原因,但这样的描述可能会被误会成对「父权主义」的强力背书,而受到有心人士的滥用或女权人士的误解。

在此我想引用贾德戴蒙在《第三种猩猩》中的文字来解释这样的情形:「生物学家往往会批判社会生物学中的某些理论,他们害怕证明某种野蛮行为的演化根源,无异于主张那种行为是正当的;证明某一行为有遗传基础,无异于宣告不可能改变那种行为。」

然而这样的恐惧却是没有根据的,因为任何事物的起源都可以研究,无论那些事物令人厌恶或令人钦羡。研究谋杀犯的动机,就是为他们开脱吗?人类自我意识的觉醒,证明了我们不只是遗传特徵的奴隶;事实上,要不是深入了解了那些基因,也不可能想出对抗的办法。社会生物学家说明锁阴习俗是一种雄性生殖策略,然而反对锁阴习俗的呼吁与运动并不会因此而丧失立场。

同样的,了解了生物演化上雌性容易被剥夺的原由,也并不是在为「父权主义」背书。事实上,透过理解这些基因原始的设定,才更能够让人类在现代社会中,想办法解构既有社会错误的两性不平权,而达到真正彰显「女性主义」的目的;了解缘由,是为了更有效的遏止、防範错误行为的继续存在。

总结而论,这本书非常适合所有对生物学、动物行为学有兴趣的人阅读,甚至在读过反思后,能够延伸到如上述一般更多的人类社会主题中;作者精彩绝伦的笔触与细腻的描摹,也无怪本书自问世至今,能被人誉为最能代表二十世纪的百大好书之一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