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斥干预董总行政‧一指强加罪名‧杨应俊叶新田对质

一斥干预董总行政‧一指强加罪名‧杨应俊叶新田对质(雪兰莪.加影讯)董总中委杨应俊週二现身董总中委办公室,就干预董总职行政单位及精神虐待董总职员事件,与董总主席叶新田当面对质。杨应俊也是马六甲董联会主席;他指责叶新田干预董总行政单位运作,并如审问犯人般对待董总职员。叶新田作出反驳的同时,也指对方强加罪名在他的头上。杨应俊在董总中委办公室召开记者会说,上週六上午约11时,叶新田和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到董总办事处向职员提取电脑文件,却因为网络不能操作而无法取得,因此指责职员不给他们密码。杨指叶如审问犯人他指出,董总因为建立品质管理(ISO)及资讯保安系统(ISMS),所以不能随意提取资料,也不能直接叫职员提取,必须通过行政主任孔婉莹请示秘书长。“週一时,叶新田、邹寿汉以及3至4名外人又到董总,使用两架录音机,关起门来如对待犯人般,对董总电脑局主任杨志强审问长达一至两小时。”“董总不是叶邹两人的私人财产,他们可以在自己的私人公司胡作非为,但不允许在董总乱搞,董总是华社的心血所建立。他们的作法如同践踏及精神虐待职员。”杨应俊强调,为了避免叶新田再有审问行动,他因此于週二特地到来董总中委办公室守株待兔。“如果他再有审问行动,我就必须在场阻止。”询及提取到密码会有什幺影响,杨应俊说:“这会洩漏机密,我们有很多保密资料,更何况有外人在场,更是不能容忍。”在叶新田于下午约3时抵达董总办公室后,杨应俊与他进行约6分钟对质,媒体也在场聆听双方的说法。叶新田较后召开记者会说,週一是3月18日董总会议委任,以邹寿汉为首的纪律小组对杨志强展开调查。他表示虽然他当时也在同一间办公室,却是在处理自己的通告事务,并没有参与调查。“杨应俊强加罪名在我头上,而他在听到我的说法后,便改口说是我主使及默许这幺做。”“一下就咬定是我,欲加之罪,现场有录音可以证实我是否有参与。”叶新田说,纪律小组是邹寿汉负责,调查杨志强的事必须问邹寿汉。他说,杨应俊非常没有礼貌,而且只是诸多猜测。“我并不怕他,最重要是要讲理由,如果他横着来,我也不会屈服。”针对董总秘书长傅振荃于週一上午自行召开会议,宣称以后董总一切事务都要由他决定,主席和中委都不能过问,叶新田认为此举太过分,即使平时不大生气的他感到生气。他强调,董总并没有什幺机密文件是不可告人,对方的做法已经到了无法无天地步。“就连我要向职员查询一名常委的英文名字拼音都不允许,才最可笑。”(LMY)非法设行政部调查小组18中委轰叶邹违民主董总18名中委严厉谴责董总主席叶新田及署理主席邹寿汉等数名中委,指他们丧失理性,不惜违背民主议会的运作、抵触组织章程规定,甚至公然违反高庭法官的谕令,在知法还要犯法的情况下,展开非法的行政部调查小组工作。18名中委声称,过去几天内,叶新田以掩耳盗铃的方式将4月9日不合法(法定人数不足、抵触董总章程、违反高庭法官的谕令)的董总中央委员会会议作出的一项非法议决,即成立以邹寿汉为首的非法“行政部调查小组”(邹寿汉、副秘书长苏祖池及陈纹达组成),开启非法的操作。他们于週二发表文告说,叶新田连同非法的行政部调查小组于过去几天,在违反行政管理程序、没有照会及获得上级主管的同意下,就粗暴召见各有关职员。“在会见、审问职员时,除了没有徵得职员同意下进行录音,还携带外面的不明人员对相关职员进行审讯;邹寿汉带同不明人员进入办公室内进行检查等不可思议的野蛮行为。”促依据董总章程行事18名中委严厉谴责叶新田及非法的行政部调查小组,以粗暴及不合行政管理程序的不当手段,严重干扰董总行政部行政管理工作,以及直接及间接的对行政部职员作出近乎威逼与恐吓的举动,对职员的身心造成不可原谅的伤害。“董总成立超过一甲子,经过多年的积累与发展,行政部拥有一支为数逾百人的高效与专业团队,业务涵盖华教运动的各个层面,尤其是自1975年独中复兴运动以后,更肩负发展全国华文独中的重要任务,包括课程规划与课本出版、举办统考及培训师资等繁重与艰巨作业,不容受到干扰与破坏。”“我们18名董总中央委员重申,董总一切事务的运作必须要回归及依据董总章程行事;行政部的一切操作必须维持在原有的一切合法安排,不可任意更改。”他们指出,当前董总领导层因内部人事不协所出现的争论,绝不允许任何一方对行政部的职员与工作有所威逼与干扰,这不仅是他们的心声,并深信这也绝对是全体华社的心声。他们吁请全体华社要关注及制止叶新田及非法行政部调查小组,对董总行政部相关职员所施行的非法及粗暴的行径。“我们18名董总中央委员吁请全体华社展开行动,必要时对董总行政部职员採取行动给予关心与慰问。”‧2015.04.14
上一篇: 下一篇: